当前位置:seo114.com国学红楼梦中薛蟠为何会挨打?有何意义
红楼梦中薛蟠为何会挨打?有何意义
2022-11-14

红楼梦第四十七回,呆霸王薛蟠认识了一个人,他叫柳湘莲。 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。

(第四十七回)没顿饭时工夫,只见薛蟠骑着一匹大马,远远的赶了来,张着嘴,瞪着眼,头似拨浪鼓一般不住左右乱瞧。及至从湘莲马前过去,只顾望远处瞧,不曾留心近处,反踩过去了。湘莲又是笑,又是恨,便也撒马随后赶来。

薛蟠在《红楼梦》里是个丑角人物。曹雪芹将他的故事写得非常搞笑。他醉酒后追着柳湘莲出了北门,人生地不熟,四处寻找。明明就在面前过去,愣是没有看到。这种人就不值得和他多做计较。

柳湘莲也是无奈苦笑,遇到薛蟠也算他倒霉。虽说与贾宝玉说过要出门三四年,从话里话外看,估计他也遇到了一些麻烦。如今再遇见薛蟠,也是一不做二不休,打下主意收拾了他就远走高飞。

柳湘莲这边建议要起个誓言,薛蟠对之言听计从。这会儿别说起誓,就是杀人他也愿意。这就是王熙凤说他讨要香菱的德行。“那薛老大也是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’的,这一年来的光景,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,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。也因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儿好还是末则,其为人行事,却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,温柔安静,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,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,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。过了没半月,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,我倒心里可惜了的。”

薛蟠的“爱”很短暂,求之如珍宝,弃之如敝履。当初对香菱、金荣、香怜、玉爱等是如此,此时对柳湘莲也是如此。要他发誓最做不得准。

他这里“虔诚”跪倒起誓,那边柳湘莲一拳头就将他打倒。

(第四十七回)一语未了,只听“嘡”的一声,颈后好似铁锤砸下来,只觉得一阵黑,满眼金星乱迸,身不由己,便倒下来。湘莲走上来瞧瞧,知道他是个笨家,不惯捱打,只使了三分气力,向他脸上拍了几下,登时便开了果子铺。薛蟠先还要挣挫起来,又被湘莲用脚尖点了两点,仍旧跌倒……

要不说曹雪芹不适合“武打”,柳湘莲打薛蟠比之“鲁智深拳打镇关西,武松醉打蒋门神”差的太远。当然与薛蟠不会武功也不会挨揍有关系。

想他薛大爷从小到大谁打过他一指头。父亲去世后,薛姨妈怜惜他没有父亲,恨不得天上星星摘下来给他。奴才们谁不是捧着他,纵着他,恨不得放个屁都要说“香的”。

薛蟠的生长环境没有任何忤逆于他,只有想要和得到。与他的人生顺遂相比,贾宝玉都是受苦了。

薛蟠太顺遂,就使得他的性格狂妄自大,目中无人。想一出是一出,而不考虑后果。更自认为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。殊不知外面的世界很凶险,人心更险恶。

他不说自己无礼惹怒柳湘莲,反而挨打还要和对方讲道理。就是“很傻很天真”。想要他懂得“做人留一线”,也唯有教训一顿才行!

(第四十七回)薛蟠口内说道:“原是两家情愿,你不依,只好说,为什么哄出我来打我?”一面说,一面乱骂。湘莲道:“我把你瞎了眼的,你认认柳大爷是谁!你不说哀求,你还伤我!我打死你也无益,只给你个利害罢。”说着,便取了马鞭过来,从背至胫,打了三四十下。薛蟠酒已醒了大半,觉得疼痛难禁,不禁有“嗳哟”之声。湘莲冷笑道:“也只如此!我只当你是不怕打的。”一面说,一面又把薛蟠的左腿拉起来,朝苇中泞泥处拉了几步,滚的满身泥水,又问道:“你可认得我了?”薛蟠不应,只伏着哼哼。

薛蟠的嘴很硬,挨了那么多打还不认错讨饶。他没觉得自己错了,而是柳湘莲太坏!

薛蟠这类人最大的问题,是不认识自身破坏性巨大和错在哪里。否则冯渊也不至于死。

当初他让冯渊“逢冤”,如今又觉得自己“逢冤”,好在他碰到的是柳湘莲。这要是强盗害他,估计也是小命不保!

薛蟠错在原生家庭教育要不得。从小就要教育孩子要尊重他人,也敬畏他人,更要自立自强!

柳湘莲又将薛蟠一顿羞辱,用拳头逼他喝脏水,终于薛蟠受不了讨饶了。人就是这样,只会敬畏更强大,无法战胜的对象。也畏惧自己无法承受的恐惧。

柳湘莲教训得薛蟠讨饶后,骑上马家也不回扬长而去。他的去向不难猜。第一回甄士隐解读《好了歌》“训有方,保不住日后做强梁”脂砚斋【甲戌侧批:柳湘莲一干人。】

柳湘莲做了强梁后,与薛蟠还有一见,咱们后文再说。

这边贾珍等见不到薛蟠到底不放心。派贾蓉寻踪去找,终于在北门外的芦苇烂泥塘寻见了他,已经滚的泥猪一般。

(第四十七回)贾蓉心内已猜着九分了,忙下马令人搀了出来,笑道:“薛大叔天天调情,今儿调到苇子坑里来了。必定是龙王爷也爱上你风流,要你招驸马去,你就碰到龙犄角上了。”薛蟠羞的恨没地缝儿钻不进去,那里爬的上马去?贾蓉只得命人赶到关厢里雇了一乘小轿子,薛蟠坐了,一齐进城。贾蓉还要抬往赖家去赴席,薛蟠百般央告,又命他不要告诉人,贾蓉方依允了,让他各自回家。

贾蓉也是促狭,明知道薛蟠勾引柳湘莲不成被打,开他玩笑不说,还要将他抬去赖家继续赴宴。

如果说柳湘莲摧毁了薛蟠的义气,贾蓉就摧毁了薛蟠的尊严。

原本他自我感觉良好,觉得自己和京城这些王孙公子们也是称兄道弟哥俩好。但贾蓉这“侄儿”对他的恶意调侃,已经清楚的让薛蟠知道,他在这群人里就是个“笑话”。

薛蟠是自大到无知,却并不是真傻。受到教训之后,他起码懂得自己的定位并不高明!要不薛宝钗反而觉得他这次受辱被教训,是福非祸呢!

(第四十七回)薛姨妈又是心疼,又是发恨,骂一回薛蟠,又骂一回柳湘莲,意欲告诉王夫人,遣人寻拿柳湘莲。宝钗忙劝道:“这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他们一处吃酒,酒后反脸常情。谁醉了,多挨几下子打,也是有的。况且咱们家无法无天,也是人所共知的。妈不过是心疼的缘故。要出气也容易,等三五天哥哥养好了出的去时,那边珍大爷琏二爷这干人也未必白丢开了,自然备个东道,叫了那个人来,当着众人替哥哥赔不是认罪就是了。如今妈先当件大事告诉众人,倒显得妈偏心溺爱,纵容他生事招人,今儿偶然吃了一次亏,妈就这样兴师动众,倚着亲戚之势欺压常人。”

薛蟠缺少的是“教训”,薛姨妈已经错失了教训他的最好时机。如今有人给他教训,正是让他自己反思和畏惧。再敢不敢无法无天。

薛宝钗的思想至善,比较起来薛姨妈太过溺爱孩子,才有今时今日薛家的忧患。后继无人是家族最大悲哀。薛家嫡长就只有薛蟠一个还被薛姨妈溺爱坏了,真正是无颜面对祖宗了。

柳湘莲潜逃也是清楚这件事很难善了。贾家势大,薛蟠是表亲,面子上的事就算他与贾宝玉交好也无用。而因为一次打斗,薛姨妈就要王夫人派人寻拿柳湘莲,捉住了岂不是要吃官司!可见四大家族这些人无法无天的本质!

好在薛宝钗及时劝阻了母亲,薛蟠到底也没折腾起来。不过他一时间也知道自己成为笑柄,觉得京城呆不下去,开始合计出门去避避风头。

正好老管事里有一个张德辉,年过六十,自幼在薛家当铺内揽总,家内也有二三千金的过活,今岁也要回家,明春方来。因说起“今年纸札香料短少,明年必是贵的。明年先打发大小儿上来当铺内照管,赶端阳前我顺路贩些纸札香扇来卖。除去关税花销,亦可以剩得几倍利息。”

薛蟠活了心思要跟着他出去“历练历练”。薛姨妈听说少不得又是担心,却也欢喜。还是薛宝钗劝慰母亲放心,鸟儿大了终究要出门。尤其他们商贾之家正要走四方才能聚财。好不好就让薛蟠锻炼一下,都是好的。“他出去了,左右没有助兴的人,又没了倚仗的人,到了外头,谁还怕谁,有了的吃,没了的饿着,举眼无靠,他见这样,只怕比在家里省了事也未可知。”

要不说宝钗贤惠深明大义,总能找寻到人生真谛,去理解去接受更感染他人。

薛姨妈第二天就叫了张德辉过来,又是百般祝福。终于收拾了东西,送了薛蟠离家而去。